政解-减税降费一年超两万亿 为何有企业没享受到红利?

原标题:政解|减税降费一年超两万亿 为何有企业没享受到红利?

“少数企业由于购销两端税率降幅不一致、自身管理不完善等原因,出现一时少量增税情况”。

新京报快讯(记者 王姝)26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举行分组会议,审议国务院关于减税降费工作情况的报告。报告显示:今年全年减税降费数额将超过2万亿元,占GDP的比重超过2%;不过少部分企业减负不明显。“少数企业由于购销两端税率降幅不一致、自身管理不完善等原因,出现一时少量增税情况”。

国家推行减税降费的主要目标就是为企业减负,为何有的企业没享受到红利?分组审议中,部分与会人员关注到这个问题。

“部分税种设置和税率不尽合理”

“部分企业减负获得感不强”,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东明表示,“主要是部分税种设置和税率不尽合理,税制结构不够优化,财税体制改革还没有完全到位。中央2014年确定了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总体方案,提出到2016年基本完成改革重点任务,到2020年基本建立现代财政制度。从目前改革进展情况看,还没有达到中央提出的这个要求,如果要如期完成的话,可以说时间紧、任务重”。

他认为,“部分税收减免随意性比较大,和有的政府性基金、行政事业性收费不够规范的问题同时并存。特别是涉企乱收费、乱罚款、乱摊派问题仍然存在,这主要是依法治税的理念还没有贯彻到位,税收法定原则还没有完全落实”。

“少数企业税负可能不降反升”

委员尹中卿表示,“由于以增值税为主要减税措施,对不同企业效果并不一样,有些企业尤其是产业链中处于弱势的中小企业,因为各种原因并没有完全享受到减税降费的红利。甚至还有个别企业,不能提供发票或者没有抵扣环节,甚至增加了负担”。

“所以还要进一步完善减税降费的政策”,尹中卿说,“在调研中大家反映比较多的有三点。一是由普遍性减税降费转变为普惠性与差别性相结合减税降费,明年能不能考虑继续推进增值税改革,适时把三档税率减并为两档,优化减税环节,疏通传导机制,简化流程,同时调整完善留抵退税的分担机制,保证符合条件的企业同等享有红利”。

委员李钺锋也谈到,在一些省市调研中了解到,少数企业税负可能不降反升。“此次深化增值税改革,由于税率调整幅度不同,部分企业税负可能不降反升。例如,建筑、化肥等企业税率降为9%,企业销项税额虽有减少,但原材料税率降为13%,企业可抵扣进项税额减幅更大,税负不减反增”。

李钺锋建议继续简化增值税税制,完善抵扣链条,“适度扩大增值税抵扣范围,比如在条件成熟情况下,围绕促进制造业、高技术产业、服务业等重点领域高质量发展,研究将贷款利息等纳入增值税抵扣范围、中间性试验费用纳入研发费用加计扣除范围,并适当提高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”。

“如果能把企业的‘财务费’降下来就好了”

“我们讲为企业降费,如果能够想办法把企业的‘财务费’降下来就好了”,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许仲秋说,企业的流动资金贷款现在基本上一年一周期,每年还一次,“如果银行及时放贷还好一点,否则企业就没办法运转。所以不少的中小企业这一块就被压死了,这对企业和银行都是不利的,我算了一下,先还后贷,贷款最快的也要一个礼拜,慢的是两个礼拜,一个礼拜,国家银行就损失一个礼拜的利息,如果用好的技术来处理这个问题,企业可节省财务成本,银行利息还可以增加2%,这笔钱也是很可观的”。

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李彦平也谈到银行贷款问题,“目前企业遇到的问题,制约企业生存发展的因素不单单是税收。要激活企业自身的造血机能,让企业多造血,更好地造血。建议人大与相关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,深入企业一线,了解企业目前的生存状况,企业存在什么问题和困难,企业需要什么,怎样才能生存和发展?我在企业干了几十年,认为目前最该解决的是银行的贷款问题”。

新京报记者 王姝

编辑 李国君 校对 何燕